咨询电话:021-63852056
欢迎访问 上海华侨书画院官网!
最新资讯
华侨画坛
华侨画坛栏目
友情链接
书画名家
错 爱
来源:李伦新 | 作者:李伦新 | 发布时间: 2015-12-09 | 1062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
■李伦新

没有爱情生活,只是生存,而不是人生。

她是谁?为什么要将发表我文章的报纸,齐整地剪下来,贴在白纸的中间,并将这文章发表的报名、日期、第几版,都细心地剪下来,贴在适当的位置,寄来给我?

我不断收到这样的剪报,却不知道做这一切的是哪一位?更不明白他或她为什么要这样做?茫然,疑惑、猜测……

这位还在继续一次又一次给我寄来剪报的人,究竟是谁呢?

我在团区委青工部工作,有时要主持一些基层团干部会议,有时要为团员青年上团课或讲座什么的,不经意间发现讲台前正中第一排位置上,总是坐着一位剪齐耳短发的姑娘,她那一双流露着清纯目光的眼睛,常常毫无顾忌地注视着台上的我,有时两人的目光相遇,她就突然移开目光,埋头记录……这个似乎有些面熟但却陌生的姑娘是谁呢?她和寄剪报给我的人,有没有关系?会不会就是一个人呢?

我联系工厂团的工作,下厂是经常的,接触的团干部中,好像并没有这么一位目光清纯的姑娘呀,她到底是谁?为什么要这样?

奇怪,她还在继续将发表有我文章的剪报寄来 ;而开会或上团课时,有时在台前正中第一排又见到了那清纯的目光!

我百思不得其解,甚至为此焦虑不安,可不要无缘无故的惹是生非?

于是,我不能不想到自己的婚姻。在我年幼无知时,母亲为我定了亲,可谓典型的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。到上海工作后,我曾经回故乡探亲,在母亲安排下,两人见过一面,还小,没什么说法。

此后不久,我正在“五反检查队”工作时,她的母亲陪她来到上海,当她的面对我说“我把女儿交给你了。”于是我就租了一间小屋让她住 ;托亲戚介绍她进了一家工厂做工。不久,双方母亲相约来到上海,为我们举行了婚礼……

这一切好像本该如此,理所当然似的,就这么简单,真的!

婚后我们也相处得可以,不久有了女儿,小家庭风平浪静的。我暗自告诫自己,可不要无事生非,引起什么风波!我反复考虑,决定尽快妥善处理这件意外发生的事情!

这天下午,在小礼堂上团课,那双清纯的目光照例又在头排中间位子出现。正是她。

散会时,她像往常一样,微笑着将装剪贴报纸的信封递了过来。我没有照例马上去接,而是客气得有些不自然地说 :“请你留一下。”

她留下来了。

当会场里只剩下我和她时,四周突然安静了下来。好像双方都不能马上适应,还是我先开口连声说谢谢,突然发现这太没头没脑,就接着补充说,谢谢你为我剪报。

“我可不是为了谢谢两个字,才做这一切的!”她莞尔一笑,说得毫不迟疑,“是喜欢……我喜欢这样,才去做这一切的,并且要一直做下去,做得更好,让你也喜欢!”

“不、不……”我一时找不到适当的词句,不无尴尬地喃喃着:“这,不好、不行,也,不能……”

没等我说完,她急切地问 :“我哪里做得不好?你说,我一定改进,我会做得更加好,我会让你称心满意!”

最后一句,好像有点越剧唱词的味道,而且是明显的拖腔……

从她的神情和口气,我意识到了问题的复杂性,心想必须快刀斩乱麻,于是就抬腕看一眼手表笑笑说 :“啊呀,时间不早了,我要回家烧饭去了!”

她听了不禁一怔,脱口而出 :“回家?你不是住在机关集体宿舍吗?”说着,她眉头紧皱,满脸疑云。

我告诉她 :“机关集体宿舍也有几户家庭,我的家就在三楼。”

正在这时,管理会场的同志接口说,不早了,我要关灯锁门了。于是我们就一起走了出来,走在华灯初上的人民路上,一时无语。

突然,她说要跟我一起回家看看,去做一回不速之客。

这回轮到我一怔了,但马上平静地表示 :“欢迎,我代表我的妻子和女儿,欢迎你到寒舍作客!”

她先是一愣,但还是将信将疑地跟着我,走进了人民路127 号,走上了三楼,到了我家门口,我大声喊妻子的名字,她看到我那怀抱女儿的妻子走出房门,这才一怔,随即猛然掉过头,飞也似的奔下楼去了……

她奔下楼去的慌乱脚步,和她那急速消失的背影,使我心生怜惜,并有几分歉意,很想追下去安慰她几句,解释点什么 ;可是,马上想到这不妥,还是就这样了结的好,快刀斩乱麻吧!相信她会正确对待的。

是夜,我在床上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,想到没有爱情的生活,不是人生,只是生存。然而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,那就应该生存下去,何况已经不是一个人的生存问题了,而是三个人了,我对妻子和女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尤其是牙牙学语中的女儿,是我把她带到人间世界来的,我不能给她造成痛苦啊!

恍恍惚惚地我独步在夜幕之下,仰望天空那一轮皎皎明月,感慨万端,不禁叹道 :可望而不可即,可遇而不可求,那又何必遇、何必望呢!

这夜,我又梦见了月亮的妹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