咨询电话:021-63852056
欢迎访问 上海华侨书画院官网!
最新资讯
华侨画坛
华侨画坛栏目
友情链接
书画名家
浇风易渐 淳化难归
来源:朱浩文 | 作者:朱浩文 | 发布时间: 2015-11-09 | 196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浇风易渐 淳化难归


■浩 文

201510月上旬,最受全国舆论关注的事件是哪个?是中国男篮夺取亚锦赛冠军?是美国同11个亚太国家达成“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(TPP)”?还是中国医学家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医学奖?都不是!这些事件,岂能跟108日“黄教主”和“angelababy”大婚的规模相提并论。无数少男少女追捧热议,整个舆论和媒体沸沸扬扬。前期大张旗鼓、卖弄噱头的宣传 ;婚礼当天大半个“贵圈”人士出席,为数不少的年轻人和娱乐记者为一睹明星风采,挤爆上海虹桥和浦东两大机场 ;夜间大咖们走红毯、合影签名就足足用了一个半小时,媲美戛纳电影节。

要我来评价的话,首先当然是希望新人能白头到老,美满幸福。至于婚礼做派,简直昏庸媚俗!“黄教主”和“angelababy”何许人也?现在讲是明星,“贵圈”里自诩“艺人”,可充其量就是个演员,离艺术家还差十万八千里。放古代,就叫戏子,是靠脸和身体“吃花饭”的,和青楼女子一样属于最被人看不起的职业。何以放到现在受人追捧,这个姑且不说,可是区区两个戏子,豪掷千金,借婚礼的名头在上海的市中心搞了一场集体作秀,唯恐天下人不知有二人大喜日子。之所以会这样,就是骄傲自大、目中无人,同时搞不清自身职业的社会定位。最要命的,此二人的铺张奢华婚礼给后人起了个坏头。一来打破了“贵圈”先前婚礼不对外公开,隐秘的不成文规定,或使得很多即将结婚的圈内人群起而仿效 ;二来让无数少男少女心生艳羡,使原本和金钱无关的婚姻幸福同大手笔的婚礼挂钩,于是肆意苛求,坏了社会质朴风气。

一个合格成熟的人,做事说话,不会光想到眼前自己的感受和利益,他考虑的而是自身行为举止对社会乃至后世的影响。我们来看两个具体事例。一代圣人孔子的学生子贡,知道当时鲁国有一条法律,如果鲁国人在国外沦为奴隶,有人能把他们赎出来的话,回国后就可以到国库中报销赎金。乐善好施的子贡就赎回了一名鲁国人,回国后坚持不接收鲁国的奖金。孔子听闻后斥责道 :“你错了!圣人的行为,大则可以移风易俗,小则可教化百姓,一个人的行为不能仅仅有利于自己。现在鲁国富的人少穷人多,向国家领取补偿金,对你没有任何损失 ;但不领取补偿金,鲁国就没有人再去赎回自己遇难的同胞了”。同样作为学生的子路,有一回路途救起一名落水者,事后对方为感谢恩德,送了子路一头牛作为答谢。子路大方收下了,孔子知道后大加赞赏说道 :“这下鲁国人都会勇于救溺水者,积极行善了”。一代抗日名将英雄张灵甫,每次荣归故里,都离家乡三十里下马,牵马行走,不穿戎装,遇上乡亲父老就询问收成和生计,成为美谈。孔子师徒所言所行考虑的是对整个社会后世的影响,不是自己脸上贴多少金,格局之大不愧为圣人 ;抗日英雄张灵甫所作所为思量的是他人内心感受,不是自己如何光宗耀祖,格局之高不愧为统帅。再来看现在二位戏子的闹剧,实在不足挂齿。

俗话说“戏子当道,国之衰象”。这句话不是没有缘由的,一个国家的主流被戏子占据了,基本上就差不多了,也不需要虎视眈眈的他国动真格,自己就先垮了。这些话不是耸人听闻,各位读者细细看来。与“黄教主”高调大婚形成鲜明对比的,就是我国首位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屠呦呦。全球每年患上疟疾有1.5亿人,其中200万以上患者死于疾病本身,而屠呦呦和她的研发团队依据中医智慧研发的“青蒿素”,经大量临床试验,对疟疾有95%的治愈率。也就是说,这项技术拯救了数以百万的人们生命!就是这样伟大的科学家,在获奖之前名不见经传,获奖之后迎来的却是各种质疑声,说她是“三无”科学家,无博士学位、留洋背景和院士头衔。笑话!英雄不问出处,为人类做伟大贡献一定需要这些头衔吗?其次,历时40余年,艰苦卓绝搞攻关换来拯救百万人生命的科研成果的奖金只有区区300多万人民币,都不够买北京市中心房屋的一个客厅。而时下正风光无限的“angelababy”参加一季真人秀节目跑男就能获得8001000万的出场费。两者差异令人唏嘘。

时下选秀类节目层出不穷,无数少男少女趋之若鹜,希望从一文不名的到一夜成名,这些爆发户式的思维在新一代共和国年轻人群体间迅速蔓延。一个搞了40余年科研、拯救了全世界百万生命的诺贝尔科学家,收入和生活不及两戏子,似乎又回到了共和国初期“搞原子弹不如卖茶叶蛋”的时期。为何如今戏子当道,又有相当数量的年轻人渴望成为戏子,主要就是为了收入颇丰又容易,同时又能人前风光受追捧,何乐不为。

一个国家的主流价值取向,不是崇尚科技、知识、文化,而是以娱乐作秀为主,那么离被人娱乐的时候也不远了。

古人王勃在《上刘石相书》中写到:浇风易渐,淳化难归。意思说浮薄的风气一旦蔓延开来,醇厚的风俗很难归来。王安石更直接地说:风俗之变,迁染民志,关之盛衰。噫嘘,警惕国之衰也!